閆鳳嬌(或名閆鳳姣)因江蘇衛視《非誠勿擾》爆紅,

然後又因尺度激烈的豔照風行於網路而消失。她的人生故事情節跌宕,也許是2010年最離奇的真人秀節目。半年以後,面對智族GQ的記者,閆鳳嬌第一次講述了那件事的來龍去脈,以及事件爆發之後這半年來的個人生活。(閆音ㄧㄢˊ,姓。俗用為閻的略字。)

智族GQ報導,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這個半年前轟動全國的醜聞事件,對這個21歲的女孩到底產生了什麼樣影響,將如何左右她剛剛開始的人生,還有,她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另據NOWnews今日新聞網報導,今年5月間,當閆鳳嬌第二波、第三波的不雅照緊接著出爐,她以前自報的職業是「彩妝師」,卻被「人肉搜索」出另一個身分是人體模特兒。

 

以下是智族GQ的報導。那個下午本來一切都很好。閆鳳嬌嘗試登錄了一下她在《非誠勿擾》節目組上公佈的郵箱,「嚇死人了,一開始一天幾千封,到最後郵件根本打不開了。」

閆鳳嬌(或名閆鳳姣)因江蘇衛視《非誠勿擾》爆紅,

 她感覺到自己的生活確實在發生點兒什麼。她按捺著激動,但還是忍不住想像,「如果有錢了,我給媽媽租一個店面,讓她開個屬於自己的飯店,然後我開一個屬於我自己的店,可能做服裝吧!」這是她十年來的夢想。媽媽已經做了10年餐飲業了,累了10年,腳總是腫得厲害。

傍晚,閆鳳嬌接到一通江蘇衛視工作人員的電話,「你有沒有拍過一些不太好的照片?」閆鳳嬌知道,出事了。編導告訴她,《非誠勿擾》欄目組郵箱收到一封郵件,聲稱,如果你們再讓這個女嘉賓登台,我就把這些照片發出去。

「你現在需要買一個新的電話號碼,跟你的家人聯繫,照片可能已經被散佈出去了,很多媒體會要採訪你。準備好,可能需要開記者招待會。」這是來自專業的意見。閆鳳嬌沒有動起來,她慢吞吞地整理完手頭正在疊的衣服,才想起應該做點什麼。

在接到江蘇衛視打來電話通知緊急情況後的兩個小時,在離母親下班還三個小時的時候,閆鳳嬌的決定是搬離這個家。她努力模仿自己往常的樣子,走到一直照顧她們母女倆的叔叔那兒,還是孩子氣地笑:「叔叔,我媽回來,你和她說下,表姐一個人無聊,我陪她住幾天。」

就像一場演出,她沒有洩露出任何的情緒。叔叔一愣,但沒問什麼,其實這是她和媽媽2000年搬來上海,第一次搬離媽媽住。那麼急迫的搬,是因為閆鳳嬌想像過了,「我能像沒事一樣地和媽媽笑嗎?」,「如果她上網怎麼辦?」,「如果她看到了那些照片,我能在她面前不哭嗎?我有力氣安慰她嗎?」

回答是不能,她開始細緻地收拾行李,並算著表姐從30公里外的浦東住所趕來的時間,掐著剛好的點,她這才告訴叔叔她的決定。這時間緊湊到讓叔叔來不及細問。她的冷靜讓表姐不解,甚至氣憤,表姐幾乎同時在網上看到新聞,她著急電話問閆鳳嬌,電話那頭反而安慰她,哄她,談論自己像是在說別人。生氣完,表姐突然一陣心酸,「她真是個傻孩子」。

晚上表姐下樓打包晚飯,覺得閆鳳嬌應該吃不太下,她給自己打包了一份滷肉飯,給閆鳳嬌打包了一份小小的麵。閆鳳嬌看到麵就抗議,這哪能吃得飽啊?我能吃滷肉飯嗎?她把一整份飯都吃光了,表姐的麵條卻剩了一半。

她怎麼沒事人一樣?閆鳳嬌臉上找不到一個出了事的人該有的表情。但她會突然一個人安靜下來,人會突然呆住,察覺表姐盯著她的臉,又馬上笑著罵:「你煩不煩啊,我的臉有什麼好看?!」

整整七天過去,閆鳳嬌終於迎來了那個預料中的媽媽的電話。媽媽該知道的都知道了,畢竟網上的照片已經散開了。她沒法按下接聽鍵,最終表姐接的:「嬌嬌呢?我要見嬌嬌。」「都好好的,見啥呀?這麼著急。」「我想見嬌嬌,就想見見她。」

那天的晚飯是在「一茶一坐」吃的,姨夫帶著小姨、媽媽一起來的。一落座,閆鳳嬌淡淡地笑,沒事,已經報警了。媽什麼都沒有問,只說了一句:女兒,媽媽相信你。旁邊的小姨忍不住開始哭了。閆鳳嬌推推她,哭什麼啊?我都報警了,沒事了。還有人開口想問細節,媽媽攔住了:咱們吃飯。席間,閆鳳嬌藉口要去洗手間。望著女兒的背影,媽媽木然地說,是我對不起她,突然大聲哭起來。

那天晚上,像是一場難得的家族聚會,閆鳳嬌堅持吃完一整碗飯,一邊吃還一邊自嘲說自己會吃成胖子、會吃垮家裏。該笑的時候大家還是會開懷笑。吃完飯,彼此默契地沒有問,閆鳳嬌還是上了表姐的車。分別的時候,媽媽愣了一下,揮揮手。嬌嬌沒轉過頭看。關上車門,閆鳳嬌開始擦眼淚。表姐問「沒事吧?」「沒事,我是想,可能我一輩子都不能搬回去和媽媽住了。」

照片拍攝場景為臥室內和洗手間。疑似閆鳳嬌的照片女主角身著三點泳裝,姿勢十分撩人,但5月12日更爆出一張疑似閆鳳嬌三點全露的照片在網路流傳。對此當事人閆鳳嬌發表聲明,承認不雅照中的人物確實是自己,照片拍攝於2009年5月,當時自己受到了不法分子的脅迫。事發當時,閆鳳嬌發了聲明,

本人閆鳳姣,對於網上的“不雅照”事件發表聲明如下:

2009年5月,一個自稱是服裝代理商的臺灣人通過某車展單位聯繫到當時想當模特的我,並約我在室外拍了一次生活照。隔了一周左右,此人再次聯繫我,這次開車將我帶到一家飯店,走進房間後,該臺灣人及其兩個女助手和四個攝影師以暴力相威脅,強迫我拍了一組不雅照,之後臺灣人威脅我不得報案,否則會將該組照片公佈。由於害怕受到進一步的傷害,迫於無奈,我當時沒有報案,後該臺灣人又多次電話短信威脅我再次拍照,都被我拒絕了。現在有人又將我的照片發到網上,顯然是為了實現進一步的犯罪目的,對此我深感震驚和憤怒,目前我已經向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報案,希望他們能夠儘快將相關犯罪分子繩之以法,並已經聘請律師準備採取其他法律途徑以維護我的合法權益

 

http://www.nownews.com/2010/11/30/340-2669195.htm

創作者介紹

iPad智慧王-iPad美女 iPad正妹 iPad概念股 iPad軟體‎ iPad硬體 iPad新聞 iPad 影片 iPad應用程式

iPa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